欠缺一點自我反省的勇氣,邱導水準穩定

欠缺一點自我反省的勇氣,邱導水準穩定

在港產片市道低迷下邱禮濤導演繼續多產,依舊無令影迷失望,飛車追逐及動作場面繼續保持一定水準,而在老搭檔李显編劇下,壹眾职员支線皆聯合得宜,劇情節奏推進明快,各人物个性形象鮮明,生鬼吳鎮宇與正經張智霖配搭有意思,佘詩曼演一名伸張正義的記者表現維肖維妙,眾配角以鄭則仕的反面人物最為非凡。

文 /賴勇衡

片淵須直《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自身》(この世界の片隅に,201陆)不伦不类回應二戰日軍入侵歷史,將鏡頭對準遠離戰場之外,身處大後方东瀛國內從事生產生活的白丁橘花。前半段平淡細膩的生活化片段與戰時每一日處於緊張避難狀態变成鮮明對照,在語言上導演卻使用輕鬆风趣的语气代替同類型小说的嚴肅沉悶,講述1個已婚的年輕女人於戰爭时代苦中帶甜的家常便饭記事。

遺憾的是,結局過急欠張力,以一場審判來完結未免太草率,令1眾剧中人物無戲可演,導致電影頭重尾輕,相當可惜。

《高達:革命性改變》(Le Redoutable) 的導演米修.哈薩拿維斯(Michel
Hazanavicius)在贰次座談會上說,他並不對尚盧.高達 (姬恩-Luc
Godard)着迷,其實並非想拍1齣有關高達的電影。[1]Godard is not
GOD-ard,高達並非高達雲端的電影之神。[2]不論他多有才華和抱負,都只是個平凡的人。這把1個享負著名的大導演、無數影迷的偶像拉下神壇的主张,成了壹齣喜劇的好題材。

全片建基於一般老百姓的言行舉止,故除女一号鈴的小學暗戀對象水原君外,幾乎全体登場的基本点人物對戰爭抱持的立場皆顯得曖昧不清,導演刻意淡化帶有政治性的戰爭立場,嘗試忠實地呈現在那個危在旦夕的艱難年代,與打仗絲毫扯不上關係,委身於社會低下層,努力維持家庭团结的辛勞婦女群体形像。

評分: 75/100

《革命性改變》改編自高達第3任爱妻Anne.維雅嬋絲基(AnneWiazemsky)的自傳《一年之後》(Un an
après),講述196玖-6八年間高達在藝術及政治上轉型的窘境,以及她和維雅嬋絲基的愛情好玩的事。笔者們或許能够這樣精通這部電影:(壹)這電影不是為高達而拍,維雅嬋絲基才是電影的中坚,她主導了叙事觀點;或(贰)影片裡的高達沉溺於自身的政治和藝術事業難題,對爱妻和朋友變得冷酷無情,哈薩拿維斯正是要對這個「以高達為大旨的高達」保持批判的距離,並從中產生笑話。

而是這種不論何時什么地方,始終將东瀛民眾當成戰爭受害者擺上臺面供後人感懷悲傷1番的秘诀又為本人所不齒。"在戰爭中,平民永遠是受害人"無疑是電影後半段著力帶出的首要音讯,叁回又二回擴音喇叭的長鳴,家家戶戶匆忙逃入早已挖好的防空洞,戰戰兢兢地等待空襲結束的畫面,以致投下原子彈後衰敗傾頹的廣島都市气象,均能庞大傳遞出反戰的思辨內核。

《革命性改變》跟哈薩拿維斯赞扬叫座的前作《星星的光夢裡人》(The
Artist)同是有關電影的電影,男配角一樣要面對時代轉變及電影藝術轉型期的困頓。電影風格表面看來大相逕庭,《革》彩色有聲的,反覆利用間離效果;《星》黑白無聲,大部份篇幅都是默片,最後应接有聲歌舞片的興起。事實上,兩者的一手相似,是導演賣弄小聰明的方程式:旧事談及哪個時期及哪個類型的電影,便利用那個時期及那個類型的電影語言來戲仿。

只可惜,看到最後,不難發現導演如故缺乏壹種自省的態度,僅僅浮於表面包车型客车所謂反戰,並沒有自覺地從"东瀛是始作俑者"角度去真正探討與反省戰爭對無辜平民的摧殘。影片裡的东瀛士兵人畜無害,就好像都是為時勢所逼才無奈參軍(冇得拣的命運);鈴木家三妹的女兒晴美對停駐於吳市軍港的每一种戰艦如數家珍,充滿自豪之情,最後卻不幸殉於空襲後突然爆炸的流彈,因為晴美的谢世,令鈴陷於自責同時也對戰爭產生了扭转的認識。

哈薩拿維斯拍這些「關於電影的電影」,目標觀眾顯然是藝術電影或電影節圈子的小眾市場。沒有看過高達文章的觀眾看《革命性改變》,差不离只會看到1個不懂愛人、被慣壞了的大孩子,不會看出導演借用或戲仿高達當時期的電影風格,乐趣會大降价扣。對於高達的忠實影迷來說,面對導演把年近九十仍銳意實驗創新的電影藝術家「當佢死咗咁嚟拍」,感觉不是味兒──尤其當他們看到高達試圖(為情?)自殺的虛構情節
[繼續閱讀……]

本性樂觀、愛幻想的女二号鈴嫁入的同樣是1個軍人之家,鏡頭沒有交代家中别的崇拜国君的象徵性物件,此舉"去国君化"的處理雖令電影的敘述主體重新回歸到民眾的聲音,同時卻也抹殺了印尼人對發動戰爭作出深入反思的最後一絲恐怕性。當裕仁皇帝口諭《終戰昭書》,鈴激動得掉下眼淚,說著"為什麼不繼續打下来,為什麼不繼續對反抗暴力力"時,導演在思想上的局限性便已揭示無遺,本片叩問戰爭的本事於頃刻間化為烏有,更不消說鈴是如何將轟炸機在天上作戰的場面幻想成色彩繽紛的油畫了。(有將戰爭浪漫化之嫌)

© 本文版权归小编 
映畫手民
 全部,任何形式转发请联系笔者。

不明真相的群眾對戰爭產生誤解未可厚非,可導演拍電影不就是為了透過影象竭盡所能地糾正這種錯誤的歷史觀念,解除觀眾的吸引嗎?片淵須直作為宮崎駿的愛徒,比名揚四海的師傅欠缺的或許就是那麼1點為過去劣跡斑斑的戰敗國作自己反省的勇氣。

© 本文版权归小编  Landy
 全数,任何方式转发请联系我。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